揭秘古代官宦人家匪夷所思的荒淫生活

1

在中国封建时代,纵欲淫乐的不仅仅只是帝王,那些贵族、官僚也不例外。据《汉书·禹贡传》载:

武帝时,又多取好女至数千人,以填后宫,及弃天下,昭帝幼弱,霍光专事,不知礼正,妄多藏金钱、财物、鸟兽、鱼鳖、牛马、虎豹、生禽凡百九十物,尽瘗藏之。又皆以后宫女置于园陵,大失礼,逆天心,又未必称武帝意也。昭帝晏驾,光复行之。至孝宣皇帝时,陛下(元帝)恶有所言,群臣亦随故事,甚可痛也。故使天下承化,取女皆大过度,诸侯妻妾或至数百人,豪富吏民蓄歌者至数十人,是以内多怨女,外多旷夫,其过自上生,皆在大臣循故事之罪也。

又班固《西都赋》上写到:

于且既庶且富,娱乐无疆,都人士女,殊异乎五。游士拟于公侯,列肆侈于姬臣。

这方面的事例真不胜枚举,例如汉武帝时的武安侯田蚡,就“后房妇女以百数”。甚至连一些儒者也过着纵欲的生活,如前汉的大儒张禹,常把他的学生带入后堂宴饮,“妇女相对,优人筦弦锵锵,昏夜乃罢。”又如后汉的马融,才高博洽,为世通儒,但是他“居宇乐器,多存侈饰。常坐高堂,施降纱帐,前授生徒,后列女乐。”

这种淫侈之风,到了西汉末年成帝时愈演愈烈,一些官僚、贵族、富豪大多仿效皇帝,“设钟鼓,备女乐”。有些豪门外戚,竟嚣张到“与人主争女乐”,如外戚王谭、王商、王立、王根、王逢时兄弟五人,曾于同日封侯,世称五侯。他们争为奢侈,“后庭姬妾,各数十人,僮奴以千百数。罗钟罄,舞郑女,作倡优”,互相攀比,纵欲作乐。成帝逝世后,陵墓尚未建成,王根就“聘取故掖庭女乐五官殷严、王飞君等,置酒歌舞”。

以上叙述的是这些贵族官僚生活奢靡、婢妾盈室,然而,他们道德人性的堕落更有甚于此者。赵翼于《二十二史札记》中曾论述汉王朝豪门贵族生活惊人的淫乱与堕落:

例如燕王刘定与文康王姬发生奸情,并生子;又夺弟妻为姬,并与子女三人奸淫。赵太子且复与胞姊淫乱。江都王刘建令人与兽交生子,并令宫人裸而踞地,与羝羊及狗交合。齐王终古使所爱奴与婢及诸妾交,或白昼裸伏与犬马交接以为乐事。还有奸尸的,如《晋书·平原王干传》:“干前后爱妾死,即敛,辄不钉棺,置后空屋中,数日一发视或行淫秽,须其尸坏,乃葬。”

《魏书·咸阳王禧传》:“禧性矫奢,贪淫财色,姬妾数十,意尚不已,衣被绣绮,车乘鲜丽。犹远有简聘,以姿其情,由是昧求货赂,奴婢数千,田业盐铁,偏于远近。”《宋书·南郡王义宣传》:“义宣多蓄嫔媵,后房千余,尼韫数百,男女三千人,崇饰绮丽,费用殷广。”

在东汉后期,外戚与宦官争相专权,政治腐败,淫侈之风更甚。如汉桓帝时的外戚梁冀把持朝政十多年,“大起第舍”、“广开园囿”,并掠取良家女子几千人以供淫乐。当他乘车出游时,都有成群结队的倡伎婢妾紧随车后,鸣钟吹管,歌酣竟路。公元159年,桓帝与宦官单超、左悺、具瑗、徐璜、唐衡合谋,杀了梁氏满门老少,而单超等五人也于同日封侯。

这五人中除单超早死外,其他四人的骄奢淫佚也毫不亚于梁冀。他们是宦官,已无性功能,但也“多取良人美人,以为姬妾,皆珍饰华侈,拟则宫人”。汉灵帝时,大将军窦武也曾“多取掖庭宫人作乐饮宴,旬月之间,赀财亿计”。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揭秘古代官宦人家匪夷所思的荒淫生活 | QingGe's Blo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